ag亚游国际华裔女生炸了!我只是没戴穆斯林头巾

  一些恩怨只是因为在人群之中多看了你一眼而引发的,最近又一件事情刷遍留学圈...

  19岁来自中国的华裔女生Kathy zhu就读于美国弗罗里达中央大学(UCF)...本月初的一天,她在穿过社团活动区准备去上课的时候,摊上了大事儿,还被上百人要求开除学籍!

  原来当日,她正常前往学校准备上课,无意间穿过了穆斯林学生团体组织的活动摊位——该活动是让大家体验穆斯林传统服饰。

  因为好奇Kathy多看了一眼,正巧被负责的一穆斯林学生苏卡利(Rayyan Sukkarieh)看到,她邀请Kathy戴上穆斯林头巾尝试一番。

  自己只是简单的好奇所以看了一下,并没有参与的意思,于是Kathy婉转地拒绝了她,并随手拍了三张照片发在推特帐户。

  结果苏卡利便转发了Kathy的推特,称Kathy没经过她同意发图,并且在不了解穆斯林头巾的情况下就拒绝试戴,无知又没礼貌。

  苏卡利可以算是穆斯林众多网红一类的存在,Ins粉丝13万,Twitter也有众多人关注。

  苏卡利转发了Twitter后,很多穆斯林学生甚至校外群体纷纷留言痛骂Kathy对于穆斯林的不尊重!

  穆斯林学生还学校,要求开除Kathy的学籍,理由是UCF不需要这种没有素质,不懂得尊重的学生。

  Kathy知道后一脸懵逼,自己只是没有佩戴穆斯林头巾,怎么就涉及到不尊重了?难道说不喜欢不想尝试也能归为不尊重?

  按照大学鼓励的自由平等和开放观念来说,自己并没有做出任何错误的事情,不认同观点就是歧视?

  事情越闹越大,很多华裔学生纷纷站出来给校方写信,表示这就是一场玻璃心的闹剧。但是也有部分华裔认为Kathy也做错了一点,不佩戴头巾没什么,安静走开就好了,不应该拍照并且发到Twitter上。

  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为了自己不认同的事情发表看法,没有歧视,没有蔑视,人有,校园更是开明开放的场所,她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也不会向任何人道歉,因为自己并没有错。

  2016年法国法国女性权益部长劳伦斯·罗西诺在接受法国全天候电视台采访时,曾说出这样一段话:有些女性选择了(穿戴头巾)。正如在过去,也曾经有些美国黑鬼(negro)支持奴隶制一样。

  劳伦斯只不过是针对时尚问题发表了一个看法,因为当时HM等品牌专门为穆斯林只做了头巾和裹体衣,这件事情让她觉得是对于女性身体的严重束缚,应该取缔。

  结果被疯狂的穆斯林群体攻击,不过这位部长的比喻也确实有问题,穆斯林是宗教问题,黑奴是奴隶制问题,两个并不是对等,确实是劳伦斯用词不当。

  但是,同样是时尚问题,穆斯林女性为什么就必须戴头巾,穿着宽大肥硕的裹体衣,而不能穿牛仔裤板鞋呢?

  于是乎《Playboy》,就是大家都熟悉的那个,在创刊63周年的时候刊登了一张超级“保守”的照片,相比于其他美女,这位妹子穿的绝对是最多的,小皮衣,牛仔裤,匡威。

  但是她的梦想还没实现的时候就被穆斯林群体疯狂攻击,说她这是数典忘祖,是个超级贱人。

  仅仅只是议论一下就会出现这么大的风波,那么如果有人想要摘掉穆斯林群体的头巾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表示一天放学后,一位20多岁的亚裔男子试图强行剪掉她的头巾,如果不是溜得快,已经被损坏了自己的信仰标志。

  不仅穆斯林群体,加拿大政界对此也纷纷发表了看法,强烈谴责这种无耻的歧视行为。

  多伦多教育局第一时间召开记者发布会,强烈牵着这种事情,还公然表示那名亚裔是一个怯懦可耻的混蛋。

  就在大家参与的兴高采烈,骂的吐沫横飞,群情激愤,肆意嘲讽亚裔的时候,一则新闻出现了,打的所有人脸部生疼。

  用“童言无忌”或者其他词汇来形容都可以,Khawlah对全体民众撒了个大谎,根本没这个事儿,没有所谓的亚裔男子,更没有剪头巾,一切都是虚构的,也就是说完全瞎编,大家根据一个小女儿给出的引子疯狂的表演,上演了一出群情激愤的黑色喜剧。

  本以为还原了真相,大家可以停止演出,好好的给亚裔群体道个歉吧?毕竟喷了这么久了已经,没想到,舆论虽然不骂了,但是完全没有一丝丝道歉的意思。

  事实就是如此,11岁的小女孩儿骗了所有人,但是却不用承担丝毫的法律责任,毕竟人家未成年,只是个喜欢“胡说八道”的孩子而已...

  我觉得社会需要向她道歉,虽然她说了谎,编了一个故事,耍的大家团团转,她自己也说了,‘我是一个孩子’。我们要思考的是为什么她要编这个故事?是不是我们对于穆斯林群体太过忽视了。

  编个故事都让亚裔群体被抹黑到了社会败类的地步,这是对谁不重视啊?就没有人向我们这个没有任何错误却被辱骂了半天的群体说一声对不起嘛?

  加拿大人权组织,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的荣誉教育总监Danielle S. McLaughlin站出来表示,应该有很多人需要对亚裔群体说声对不起,ag亚游国际,真相尚不明朗,就开始肆意抨击,妄下结论,为什么没当涉及到社会和宗教矛盾的问题的时候,大家都会盲目的相信宗教是受害群体呢?

  看起来就没多少诚意,洗脱的嫌疑更大,表示自己一家只是扮演了一个被激怒的父母的形象,所以才引发了之后的所有事情,对于被抹黑的亚裔群体,简简单单的一句很抱歉就结束了...

  而夸张了整个事实,引导了社会舆论的加拿大政界和媒体依然保持沉默,好像这件事情跟他们毫无关系一样...

  那么这种事情在土澳会怎样呢?大概不会很容易发生,理由很简单——澳洲人真的很不喜欢穆斯林群体。

  对于拒绝接收来自穆斯林难民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不论是宗教还是社会贡献,穆斯林群体都给澳洲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2017年1月ABC电视台的Q & A节目中,在谈到穆斯林移民问题时,塔州参议员Jacqui Lambie表示,澳洲应先照顾好国内那些处于贫困线以下的民众,并且在两年内暂停接收难民。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人的问题先得到解决。

  当主持人问到是否应效仿特朗普驱逐穆斯林移民时,Jacqui更是强硬表态:“任何在澳洲支持伊斯兰教法(sharia law)的人都应被驱逐。”

  这句话激怒了苏丹裔的嘉宾Abdel-Magied,她立刻反击,并声称:“伊斯兰教是最女权主义的宗教之一。”

  在Q & A播出后,有人在网上发起了要求ABC辞退Abdel-Magied的请愿活动,因为她公然支持伊斯兰教法。

  请愿书中说:“由于Abdel-Magied在由纳税人资助的Q & A节目中发表了这样的观点,并且她还是该节目付钱请来的常驻嘉宾,ABC需要向纳税民众保证,他们谴责Abdel-Magied的言论,而澳洲人只服从一套法律,没有任何宗教的法律凌驾于澳洲法律之上。”

  75%的自由党和69%的非工党/非绿党少数党受访人士认为穆斯林移民不好; 相反,只有22%工党和18%的绿党受访人士持同样的观点,由此可见,澳大利亚对于穆斯林移民存在明显的政治分歧。此外,所有受访者中仅有8%的人士认为穆斯林移民对澳大利亚有利。

  去年进行的线%的澳大利亚民众支持对穆斯林移民实行禁令。至于为什么这样认为,受访者的主要理由是“穆斯林移民无法融入当地社会。“与此类似的是2011年进行的同样民调显示有25%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应该将穆斯林排除在移民引进政策之外” 。

  对于相同的问题,摩根(Morgan)进行的一项2015年面对面民意调查结果显示29%的人持有这样的观点,较2010年的36%有所减少。

  总体上看穆斯林在澳洲确实不受待见,但不可否认,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无所不在的活动。

  不论是支持穆斯林还是抵制穆斯林,严格来说我们尊重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宗教信仰,但是宗教并不存在任何优越感,也不能用宗教去划分一个群体,没有相同信仰的人一样可以成为朋友,这是世界的交融。

  果断敌视那些非自己宗教的人群,或者恶意抹黑,不论出于任何目的,这种行为都是值得唾弃的。

  人生而平等,也有自己发表言论的权利,可以反驳,但不需要攻击。最后希望种族的隔阂能够彻底消除,宗教不再是制约人交流的掣肘。你怎么看?


Copyright © 2002-2018 ag亚游国际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47129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