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层固化吊桥拉起 谁会被阻隔在财富城堡之外?

  故事中的兄台,现在年纪已经老大了。他年轻时,正逢上山下乡,兄台的父亲,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工人,替儿子收拾下乡的行李。突然间兄台怒形于色,冲父亲吼道:滚,你当年干什么去了?你咋不参加红军?你咋不去长征?你咋不上山打游击?要是你当年争点气,至少让我下乡遭罪吗?

  然后兄台又怒了,斥骂父亲:你当年干什么去了?你咋不出国?你咋不逃奔海外?哪怕咱家有一个亲戚在外边,就算在香港也行啊?让你们这群废物弄的,我想出国都找不到人担保!

  没多久,兄台回来,再次冲着年迈的父母大骂:你们咋这么缺心眼涅?我说出国就让我走?不说拉着我点?我走的时候正是国内经济发展最好的时候,你看让你们给弄的,现在全耽误了吧?

  朱仲南说:这位兄台,他活了一辈子,就是不停的骂爹骂娘,骂世道不公。他信奉的是在家吃父母,出门吃朋友,自己动根手指头都嫌累。结果,他混到老来,年纪一大把,还是一贫如洗,怨气冲冲,愤愤不平。

  几年前,有位年轻人在网上发贴,讲述他和老乡的复杂关系——年轻人在泉州务工,收入微薄,每天固定在一家餐馆吃饭,日赊月结。

  于是年轻人的幼年发小,就千里来投奔。来到之后,年轻人就让发小,和他一起在餐馆吃饭,赊到月底,由他统一结算。

  年轻人说,发小的伙食,可比他好多了。因为他收入不高,吃饭时根本不敢点好菜。但发小不管那么多,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吃得理直气壮。

  如此吃了一段一时间,发小恋爱了,就带着女友,一块来饭馆里吃。为取悦女友,点菜更不肯亏待自己,看得年轻人心急如焚。

  ——幸好,没过多久,发小的女友,发生了情变。愤怒的发小,操刀子跟情敌大战一场,血光弥天而后,逃之夭夭,屁股后面追着一群警察,留给餐馆一屁股债。

  年轻人半年的工资,全被发杏霍了。结帐时年轻人痛定思痛,终于想明白了——他就不应该这么惯着发小,虽说是出门靠朋友,但也不能这么无节制吧?正是他的纵容,让发小落到这个地步。如果他要求发小自立,结局未必一定如此热闹。

  李碧华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看到一位同伴,把人生的希望,放在别人身上。结果东靠西靠,发现全都不靠谱,这世上唯一靠得住的,只能是自己。

  所以李碧华说:人,只有遭遇到冷酷的拒绝,才知道自己长大了。才能够担负起自己的人生责任来。

  东门比较偏,也没人管。所以这对小情侣,不管是刮风下雨,哪怕是寒冬腊月,都守着他们的摊子。进进出出的北大学子,很高傲的,经常会有学子喝得烂醉,意气风发的冲摆摊小情侣吼叫,或是刁难。这对小情侣只是一味的点头讨好,大气都不敢喘。

  一年后,摆摊的小情侣,成为了小夫妻。他们的摊,也转为了校门里的一个小超市。

  学校里不止一家超市,但多是晚上九点关门。而学生都是夜游神,不管多晚,都会看到小夫妻的超市,仍然亮灯营业。

  四年,一大拨意气风发的年轻学子,走出校门,仰天恸呼:北上广之大,何处安放我们的青春、爱与婚床?而那对小夫妻,却已经买下幢复式小别墅,并开起了水果连锁公司。

  ——教授说:我们这些年轻孩子,在校园里学到了屠龙之技,拿了数不清的证书。但说到生存,贫寒中起家的小夫妻,才是他们的老师。

  ——教授说,不是说让大家撂下课本,都出门去摆摊。而是说你在校园里所学到的知识,其价值远高于一个水果摊。可你为什么不会使用?

  社会学家分析,当一个社会渐然固化,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被固定在原有阶层。

  ……尼玛,都是一家人,天天在一起扯皮,还扯不够?居然拿聊天当生日礼物……可是没办法,13岁的女儿,只好坐下来,听冯仑掰扯。

  ——第一种人生,是大众式的,95%的人生选择,是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式的。

  这类人的人生,使命只一个,那就是传宗接代,就是完成种族繁衍。所以他们最大的人生梦想,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别给我挑战也别给我压力,老板怎么说我就怎么干,要的钱也不多,够吃就行。

  这类人,真的很安稳。但他们终生难逃焦虑之心。因为他们所获得的生存资源,太过于短缺。

  ——第二种人生,是挑战式的,不接受现状的。是那种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式的。这类人要挑战命运,创造未来,他们注定了一生漂泊,但无论成败,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辉煌。

  想过第二种人生,就必须与第一类人反向而后。而第一类人是大多数,背离他们意味着背离群体认可的稳定价值观,由此而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想过第一种人生,只要问问上辈子人,他们会告诉你,赶紧找个安稳工作,赶紧找个老实巴结的配偶,然后关起门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大家都是这么过日子,看到你也这样,大家就放心了。

  ——想过第二种人生,势必会引来众人的惊呼与抗议、以及嘲讽。你如果很顺利,公众就会更加愤怒,但等你遭遇坎坷,败走麦城,公众就会如释重负,长松一口气,在你面前载歌载舞,庆祝这世上还有些许公道可言。

  ——如果你渴望改变命运,冲破现有阶层的束缚,杀入财富城堡。不唯是城堡中的人会极力阻止你,城堡之外你所在的阶层,也会拼老命拖住你后腿。

  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每个年轻人,都曾有冲破现有阶层的宏愿。

  哈佛大学,做过一个非常著名的目标人生跟踪调查。调查一批智力背景相差无几的年轻学子。

  ——27%的人,一辈子也没人生目标,这些人两眼瓷迷,梦游一样活在世上。如同被主人抛弃的狗,不明白自己活着有何意义。

  ——60%的人,不能说没目标,可是他们的目标模糊,因为不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所以缺乏相应的行动与方法。

  最后的结果,灰常有意思——3%有明确长期目标的人,尽管他们智商平平,可是他们能够积数十年之努力,向着目标坚忍前行。所以他们最终会成为各界的顶尖人士,行业领袖或是财富精英。

  ——10%的比较清晰人生目标的人,他们构成这个社会的中产,职业多是医生、律师、工程师及大企高管。他们享受着高质量的生活,并寄希望于孩子突破自己。

  ——60%的目标模糊者,生活在中下层。他们安份守已,但一旦遭遇经济压力,就会埋怨父母当年不努力,抱怨孩子没出息。但几乎,他们的孩子,一如他们青少年时代的翻版。

  ——27%彻底没目标的人,他们生活在最底层。当然,他们会抱怨这个世界充满了欺骗与不公,心中燃烧着悲愤火焰。

  ——并不是矢志进入财富城堡之人,就一定能够获得财富。但他们中的多数人,确实从未曾想过进入财富城堡。

  如高晓松所说:那些声称被应试教育毁了的人,不应试也会自毁。那些抱怨婚姻磨灭理想的人,不结婚也成不了爱因斯坦居里夫人。那些天天唠叨在这个时代无法创作出伟大作品的人,把他们丢在瑞士,同样找不到灵魂的自由。大家身处同一个时代,却都在找不同的借口——每个人,都在窗前看这个世界,但每个人,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心。

  你最终的归宿在哪里,ag亚游国际,取决于心中的目标。哪怕你现在身居中产,但对平稳的渴望,仍会让你渐行渐下。财富金字塔上,唯有底层的基座才意味着安稳!反之,如果你以挑战自我命运为目标,就会知道人生的逆袭之路,是我们一生的行旅。总是处于欲滑欲跌的尴尬处境,必是你正处于攀登的峰谷。每个人有无穷的选择,却最终只有一个命运。你渴望什么,就会执著的向此行进,父母或家世,任何身外之物终无法决定你的行止。我们最终得到的,只是自己的选择。


Copyright © 2002-2018 ag亚游国际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47129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