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播报 “影像上海”5周年:用影像呈现一场“

  2018年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即将于9月21-23日回归上海展览中心。其中,9月20日为藏家预展和五周年庆典。五年来,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始终呈现国际化的阵容;今年,博览会吸引来自亚太、欧洲以及北美15个国家、27个地区的55家参参展,带来大师杰作、当代摄影、大型装置、移动影像以及150余位国内外艺术家的最新创作。此外,五大公众项目版块——“在场”、“连接”、“焦点”、“对话”和“ 洞见”亦全面升级。

  影像艺术博览会集团总监Georgia Griffiths表示:“2018‘影像上海’的阵容可谓迄今最为强大的一届,是参展画廊成就了这个博览会。同时,我们已为亚太地区的摄影艺术搭建起了真正的国际舞台,为中国艺术家在国际影像领域带来更大的知名度而倍感自豪。”

  1978年,当周韶华从郧阳地区回到湖北省文联的时候,在进入湖北省美术院工作前,第一个动作就是和同样在中国美协武汉分会(后更名为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工作的陈方既、鲁慕迅共同在武昌饭店成立了“晴川画会”。画会除了鲁慕迅、周韶华、冯今松、邵声朗、汤文选等10名成员,还请了擅长美术理论的陈方既担任画会顾问。周韶华走出了他的美术工作的第一步,“依靠美术界的先进力量,把最优秀的人才都集中起来”。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展览现场

  作为亲历者,陈方既和周韶华同样认为,做好这些美术工作,最重要的是要靠主观努力,但是在主观努力之外,还要建立好的客观形势。这一时期湖北美术的成就,与宽松的文化氛围是密切相关的。“改革开放之初,对于国画将往何处去,大家都感到很迷茫。画什么、怎么画,没有人敢做先行者去做这个尝试。而湖北省美协这样一个代表政府层面的创作要求的机构,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让大家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画画,它的意义和影响是可以想象的。”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展览现场

  40年后,站在“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的展厅中,站在这些老先生在那十年创作的作品前,置身信件、笔记、文章、图片、创作手稿、访谈影像、艺术家使用过的实物等共同搭建的情境式文献中,每个艺术个体的发展与“晴川画会”、“神农架美术研讨会”、《美术思潮》、“湖北中国画新作邀请展”等历史事件交织激荡。望来时路,才意识到,在80年代中期武汉为何能够与北京、杭州共同成为“中国美术界‘地震’的三大‘震中’”;才更加清晰1976年到1985年这十年营造的美术氛围,与指向的艺术未来。

  ▲1990年,晴川画会成立十周年合影(左起魏扬、刘一原、周韶华、陈作丁、汤文选、冯今松)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9月19日,为给带婴幼儿参观的观众提供一个洁净、舒适、安全的哺乳、护理与休息场所,故宫博物院首次开设母婴护理室,努力为观众提供更加全面、贴心的服务。

  此次开放的母婴护理室,位于故宫中路乾清门广场西侧的隆宗门内,军机处南侧。故宫博物院在做好古建筑维修保护的前提下,设置了一处集哺乳、休息、文化创意体验于一体的母婴护理和休息场所。

  护理室中设施十分全面,设有3个独立哺乳室、母婴卫生间及一系列护理设施,包括专业带安全扣的婴幼儿护理台、45℃恒温温奶器、冷热水洗手池、婴幼儿湿巾、婴幼儿座椅等,所有材料均采用质优产品,让家长与孩子可以放心使用。护理室东侧,开设了一个25平方米的小型文创店,精选了一些适合婴幼儿的故宫特色文化创意产品,比如毛绒玩具等,也会根据研发进展不断更新。护理室南侧约55平方米左右的小院落里,则设置了儿童滑梯、桌椅等设施,可供小朋友们玩耍、休憩。

  区别于一般的母婴室,除了提供完备的服务设施外,故宫博物院母婴护理室还体现了“文创+服务”的理念。在护理室的装饰装修方面,特别以“祥瑞降临”为主题针对儿童设计研发了一系列吉祥瑞兽的卡通形象,包括狮子、行什、大象、甪端、麒麟、獬豸、仙鹤、龙龟、天马。这些形象均源自紫禁城中常见的文物陈设,准确地传达了故宫的祥瑞文化。在这里,观众不仅可以与这些萌萌的瑞兽合影,学到相应的文化知识,还可以买到故宫博物院最新研发的“祥瑞降临”系列瑞兽文化创意产品。

  故宫母婴护理室免费向观众开放,需要时还会有女性工作人员在现场给予帮助,为观众提供便利的同时,也让他们能够感受到来自故宫博物院的关爱,带走故宫文化所承载的祥瑞与祝福。

  多年来,故宫博物院高度重视观众的参观体验,为实现让观众“有尊严地参观”,针对观众需求不断完善各类服务设施。从网络购票、安检验票、院内标识、展览设计、志愿讲解、座椅设置、餐饮服务、文化创意产品研发等等,多个方面不断进步,努力为观众提供全方位、人性化、更细心的服务,努力让每一位观众能够乘兴而来、尽兴而归,让故宫博物院之行留下美好而深刻的文化记忆。

  (雅昌艺术网讯)豪瑟沃斯总裁暨联合创办人伊万·沃斯宣布,画廊将于瑞士恩加丁山谷的中心圣莫里茨开设新空间。于圣莫里茨的全新豪瑟沃空间将于2018年12月启动,首展将呈献已故知名法裔美籍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作品个展,该空间将是画廊在瑞士本土活动的自然延伸。这将是豪瑟沃斯在瑞士的第三个空间,也是全球第九个据点。豪瑟沃斯于1992年在苏黎世创办,与市内几间博物馆联合,于1996年搬入苏黎世工业区历史悠久的芦云堡酿酒厂旧厂房改建建筑,成为大楼的创始租户。2015 年,豪瑟沃斯在瑞士开设第二个据点,位于格施塔德传统滑雪小屋Le Vieux Chalet的私人画廊空间。豪瑟沃斯圣莫里茨将占据圣莫里茨中心宫廷画廊的空间。这个占地4,400平方英尺(约 372平方米)的展览空间跨越巴德鲁特宫廷酒店建筑的三层楼。建筑师路易斯·拉普拉斯将负责统筹该址的内部重塑。拉普拉斯曾参与许多豪瑟沃斯项目,包括格施塔德 Le Vieux Chalet的室内设计,以及豪瑟沃斯萨默塞特艺术中心18世纪农场建筑群的修复和改建,成为一系列当代展览空间。圣莫里茨一直以来是一个极具创造力之地,周边是贾科梅蒂家族和阿尔卑斯画家乔瓦尼·塞甘蒂尼家乡所在地。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许多文人与学者曾到访恩加丁地区,并在此得到启发,包括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尼采、作家托马斯·曼、舞蹈家瓦斯拉夫·尼金斯基,以及格哈德·里希特、朱利安·施纳贝尔、理查德·朗以及约瑟夫·博伊斯等众多艺术家。传奇鉴赏家布鲁诺·比舍贝格1963年创办了圣莫里茨的第一间画廊,如今,该地区已成为众多现当代画廊的聚集地。在圣莫里茨,豪瑟沃斯将呈现一年一度的展览计划,着重展出当代艺术家及其代理的20世纪艺术大师。展览将伴随一系列活动及教育项目。画廊将于周二至周日上午10时至下午6时对公众开放。豪瑟沃斯还将与巴德鲁特宫展开合作,于展览期间推出一系列多样化项目。

  伊万·沃斯表示:“我们在圣莫里茨的新画廊代表了我对踏入艺术界的最早阶段的回归,亦体现了我们作为瑞士画廊的身份。1987年,17岁的我在圣莫里茨第一次策划了一场群展,其中包括丹尼尔·施珀里,勒·柯布西耶和马克·夏加尔的作品,在卡尔顿酒店举办。三十年后的今天,我很高兴也很荣幸可以在此开设豪瑟沃斯圣莫里茨空间。恩加丁山谷丰富的文化历史底蕴是非常独特的,由许多影响我们至今的艺术文化人物所造就。我们将在圣莫里茨原始开拓者布鲁诺·比舍贝格、阿尔伯特·贾科梅蒂以及约瑟夫·博伊斯等艺术巨头珍贵遗产的基础上继续努力。我们期待与巴德鲁特宫合作开展令人兴奋的艺术新尝试,并将我们的艺术家和艺术家资产介绍给新的观众群体。”豪瑟沃斯将于未来数月任命一位总监管理圣莫里茨画廊的项目和活动。圣莫里茨总监将由豪瑟沃斯统筹瑞士各项活动的执行总监詹姆斯·科赫管理。

  (雅昌艺术网讯)近日,佳士得宣布了秋季拍卖的一件拍品,它有望创造在世艺术家的价格纪录。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1937-)的画作《艺术家的肖像(游泳池与两个人物)》,又译《艺术家的肖像(水池、人和他的影子)》将于11月15日在纽约佳士得夜场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上拍,估价8000万美元,该作品将于9月28-29日现身香港,此时正值香港秋拍旺季。

  佳士得战后及现当代艺术联合主席Alex Rotter表示:“佳士得很荣幸上拍《艺术家的肖像(游泳池与两个人物)》,它是现代艺术史上最伟大的杰作之一。该作品充分展现了大卫·霍克尼的艺术才能,对霍克尼来说,这件作品极富纪念意义,画作展现了理想化的风景以及人际关系的复杂性。通过这幅画,霍克尼巩固了他在历史上最受尊敬的艺术家之地位,到11月,他将有望成为有史以来在拍卖会上出售的艺术家最有价值的作品。”

  作品描绘了霍克尼曾经的情人和缪斯彼得·施莱辛格(Peter Schlesinger),两人相识于1966年。施莱辛格曾是霍克尼的学生,后来成为画家最喜爱的模特,画中两者的目光并无交集,泳池的边缘清楚地分出了他们彼此的界线。事实上,霍克尼创作这件作品时,两人的感情已接近终结,创作完成是在分手一年之后。这幅画成为霍克尼许多个人画册的封面,并在泰特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进行过巡展。

  据彭博商业周刊上个月报道,这件作品的卖家是现年81岁的英国亿万富翁乔·刘易斯(Joe Lewis),和霍克尼同龄,身价约55亿美金,他是全球最成功的外汇交易员之一,投资公司Tavistock集团的创始人,英超热刺足球队的老板。此外,他还建立了一个包括毕加索、马蒂斯、培根、弗洛伊德等大师作品的私人收藏,今年泰特的多个大展都包含他收藏的作品。今年夏季,刘易斯想以8000万美元出手这件霍克尼作品,并为此接触了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Phillips)三家拍卖公司。

  ▲大卫‧霍克尼《太平洋海岸公路与圣塔莫尼卡》 油彩画布 198.1 x 304.8 公分 1990年作

  该作品一旦成交,不仅将刷新今年5月纽约蘇富比春拍霍克尼刚刚创下的2845.3万美元的个人最高价,也将刷新在世艺术家最高拍卖纪录。过去5年,这一纪录一直由杰夫·昆斯保持,他高达3米的橘色气球狗雕塑曾在2013年11月纽约佳士得以5840.5万美元成交。

  据悉,国家一级美术师沈道鸿先生于2018年9月11日18点2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成都华西医院去世,享年70岁。

  沈道鸿,1947年生于成都,自命斋号为“大荒唐”。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成都美协名誉主席、四川中国画学会顾问、四川美协人物画专委会顾问。在国内外举办过16次个人画展;出版过8本个人专集;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新加坡国家博物院、香港文物馆、新四军纪念馆、四川省博物馆、广州美院收藏。

  双年展的策展团队声称这是一个满带“问题”的双年展,关于“后生命”,关于生命的问题有多少,艺术的问题就有多少。

  艺术家Tobias Gremmler的作品“神经风景”尝试提出这样的视角。艺术家通过图像算法的方式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未知生命的事件,我们脑海中微小的神经原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观,艺术家用数据生成的方式重新创造出另外一种形态,生成另外一个文化,无法描述的不可名状的一种新的形态,某种意义上,艺术家用数据的方式赋予这些形态一种新的生命。“神经风景”是数字重建神经元的视觉解释。这些结构实际上是思想,记忆,情感的雕刻,通过将神经元数据转换为虚构的景观来将心灵的无形性与其潜在的物理对应物进行对比。

  你愿意把你的生死托付给人工智能吗?我们如何预防数据?人工智能一定要像人一样思考吗?

  艺术家David Bowen制作了一个多媒体装置,他将家蝇的运动由视频设备记录下来,然后由定制软件对其进行处理并输出至机械手臂。手臂会根据家蝇在靶上的相对位置,用左轮手枪进行实时瞄准。如果在靶心检测到一只家蝇,则机械臂会立即扣动手枪扳机。这里面隐含的问题是这样一个杀人的武器究竟是由什么来控制?它会不会在未来有一套智能系统,甚至是一个苍蝇系统来控制的?你愿不愿意让人工智能来替我们做这样一个生死的判断?事实上,现在已经有大量的用于安防的系统,对于一些人的行为分析在做一些预判,比如谁更有恐怖嫌疑等等这样的系统已经在启用。

  David Bowen提出一个很有趣的伦理问题:我们是否准备好了把生命交给系统来进行判断?包括如何来预防数据分子,ag亚游国际。其实数据本身是中立的,但是可以被用于不可想象的一些恐怖事件,包括各种无人机这样的一些新型的杀害武器,它都是由算法来进行判断的:谁该死谁不该死。尽管是一件小作品,但在现场又会给观众带来一种紧张感,我们都知道它是一个玩具手枪,当它在不断地似乎漫无目的瞄准的时候,你还是会感受到一种恐惧,这种恐惧是一种失控的恐惧,一种被人操纵的恐惧感。

  来自日本的So Kanno和yang02开发了一个会画画的“无感涂鸦机器人”,它甚至长的不像人。因为学习了大量关于从涂鸦艺术家那儿学的很多笔法,使得它有能力不再是简单性模仿某一个人的作品。也就是说,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移动喷绘机,其实在学完这个笔法以后开始有了它自己的笔法。当然你永远不知道它在写什么,它并不是在写人类能够看得懂的一种文字或者笔法,但是他学习了人类在涂鸦中的一些技法,生成了自己的一套技法。

  它的机械手臂以双摆的混动运动画下千变万化抽象线条。作品通过去除人类的肉体和精神并提炼绘画的运动状态,从而模仿涂鸦行为。艺术家试图找出涂鸦的基本要素并用它们来对涂鸦进行全新的解读,这些要素包括即兴、故意破坏和象征形状等。

  “无感”会在展览现场绘制一件涂鸦作品,然后把作品捐给美术馆,这也将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的第一件由机器人创作出来的作品。

  艺术家Amy Karle利用人类干细胞的潜能而创作了作品“再生的圣物”。她以3D打印技术制作了形状为人手的生物打印支架,并将之放入可生物降解的 pegda 水凝胶中,这种水凝胶会随时间推移而分解。艺术家参考了人们如何用圣物箱展示遗物,并以类似的方式将细致的骨骼雕塑放置在玻璃生物反应器中。

  你会收藏一个培养皿里培植出来的雕塑作品吗?人类是否要担负起使“人造生命”幸福的责任?

  艺术家Oron Catts & Ionat Zurr通过构建或培育新的客体(物种)——“半活体生物”,来研究人类与不同梯度生命体之间的联系。这些半活体属于可以存活于体外的复杂组织,艺术家使其按照预设的形状生长。作品“半活体解忧娃娃” 也被称为《组织培养和人造子宫及其文化艺术》(Tissue Culture & Art(ificial) Wombs)。艺术家根据危地马拉解忧娃娃的形象,在人造子宫中培养了现代版的解忧娃娃,以生物组织工程培育了这七件雕塑作品。作品采用特殊的可降解聚合物(PGA 和 P4HB 或 PLGA)与外科缝线为材料,并在其中植以半活体细胞,后以手工制作而成。

  Boryana Rossa、Guy Ben-Ary和 Oleg Mavromatti一起创作了一件象征性艺术品——“雪花”。它在概念和物质层面检验了为创造虚假记忆而使用生物技术支配大脑可塑性的场景,以及生理和心理处于分隔边缘的可能性在伦理和美学方面的含义。作品探讨和批判了“人体冷冻技术使永生成为可能”这一命题。人体冷冻技术主要研究在液氮中保存人体,为那些希望被低温保存以便在将来“醒来”的人们带来了曙光。就是说,艺术家通过人工的方式在大脑神经原植入的关于雪花的图像,把一个记忆,图像传入到一个脑神经细胞里,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存入记忆。如果记忆可以在大脑中被人工存入,甚至可能会被删除,你会想存入什么,想删除什么,在生物伦理的层面,这无疑是一个有争议和有想象力的发明。

  来自央美的学生汤文华从唾液中粗取出DNA,创作了“基因汤”。艺术家通过把这个实验中所用到的所有化学溶液都替换成可食用的溶液,并为此制作了一台专门用于这个实验的仪器,使得实验最后得到的液体真的可食用。通过这种方式,把每个人的DNA变为一种可食用,可贩卖的“商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ag亚游国际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47129号    网站地图